| 加入桌面 | 手机版 | 无图版 | [全国] 切换QQ登录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学生家长 » 最美教师 » 正文

先生们 ——写在母校-包集中学五十周年校庆之际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4-10-10  

旧时也称老师为先生,既先生于我,自然闻道为师于前,授业解惑于后了。衣钵传承,各尊所闻。我谨此纪录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些许涓滴小事,与学弟学妹们分享。

年轻一点的师生们的故事,会有更多的后来人去纪录。我在这里选取怀念的先生们,有的已经故去了,健在的也业已两鬓斑白。我之所以选择写他们,是因为他们都曾真实地漫步于我们这一方希望的校园。感念他们蒙尘育土、耗智献知,对母校做出的或多或少,或显著或渺微的贡献,至少他们不应该被为我们那一代人所忘怀。

 

诙谐的色彩

—— 耿长龙先生

“学会数理化,走遍天下也不怕”是我们那个年代最响亮的口号,在这种极其功利、明目张胆的鼓吹下,像植物、自然、地理这样的副课,基本上是没有同学愿意下工夫的。副课靠边站,教授老师自然也不好过。副课老师被看作教书行当的二等公民,想得到同学们尊重是很困难的。但母校有一位老师除外,他就是耿长龙先生。

“师傅个不高,徒弟罗锅腰”,原来的老师被我们气走了,他接替植物课的第一句话,就把大家征服了。毕竟是学生娃娃,虚荣心一喂饱就容易对付了。记忆中,聪明“绝顶”的耿长龙先生永远是六十多岁样子,高大魁梧、步履雄健,春风在袖、满面阳光。超常的记忆力和轻松的生活态度,让耿先生一直都生活在快乐之中。不但他自己得益于那来自心灵的欢快,整日里显得精神饱满;而且还把这种愉悦的情绪,传播给他的学生们。

“同学们,早上好”,他上课时喜欢用简短英语向同学们问好。翻译日常用语例如:“请坐下”、“好的”、“下课”等等更是偶尔出现在课堂中。由于他的语速较快,往往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,他的英语脱口秀就结束了。他那般摩登时尚的教学手段,可把刚刚接触到另一种语言的我们学习英语胃口吊得够呛。以至于同学们都坚决的相信如果让他教我们的英语,肯定比我们外语老师教得好。甚至当时就有学生给时任校长的邵顶华先生写信要求调换老师呢。

他上课最显著的特征就是自己从不翻书。一次,他又夹着那本几乎从未见打开过的植物学课本来给我们上课。一位调皮的同学好奇地问:“耿老师,您每次上课连书都不打开,为什么还要带书呢?”,别怪同学们都竖起耳朵听,这也正是大家想要问的,因为耿先生总是能精确地提醒同学们把书翻到某某页,概念在某某页,作业在某某页,可神了!而从不见打开他自己那本崭新的课本。

“哦,我拿书是做作样子的。”耿先生很狡黠地微笑了。“你们学习辛苦,我做老师也难啊!如果不拿本书,万一被校长看到了问我做什么去,我不好回答啊!如果我说去教书,他会说‘书都不拿,还教书吗?不务正业’!我拿本书就不一样了,最少说俺还是挺敬业呢”!他说完还煞有介事望望窗外,接着补充道:“你们不会把我的供词,向校长打小报告吧?”,可想而知我们再一次被他逗得前仰后合!

 

幽默的尺度

——记宋再国先生

回首往事,母校大抵是在雷厉风行的宋再国先生当校长手上,才逐渐有所起色的。宋先生那时正值盛年,衣装讲究惠及边幅,意气风发而又不失老成持重,表情严肃而语言谦和。很是一群刚分配到母校参加工作新老师的偶像,我就清晰地记得有一位化学老师举手投足间,都透射出宋先生对他深刻地感召和影响。

如果耿长龙先生的诙谐得见于智慧的调侃,那么宋再国先生的幽默便得见于严峻的训诫了。迄今我还记得他那次近乎刻薄而又生动精彩地讲演。

某个夕辉流彩的周五,又是一个全校大扫除日动员日。按学校的惯例,下午的最后一堂课,作为劳动卫生总热身预留节目。每个班都在班主任的主持下,有秩序进入操场集合待命。同学们背对着炫目的余晖,面前是早已布置到位的主席台。宋先生像往常一样健步走来,台下立刻鸦雀无声。

“请大家看看……”宋先生挥手指着不远处一大块满脸皱纹的白纸说:“这是哪个班的卫生服务区?懒洋洋地,如此嚣张地躺着这么一大张垃圾,任它迎风招摇卖弄着,就也没看见吗?您们看它在的阳光下是多么鲜艳,是多么的灿烂,是何等的骄傲啊!”他的话音未落便引起全场哄笑……

“这仅是你们现在能看到的,还有的同学很不注意个人卫生。三天不刷牙,一周不洗澡是常事(有学生开始哄笑)。领子黑的像锅底,打个喷嚏臭死一班,鞋子一脱熏坏一所学校……”刚才还没有笑得同学们再也憋不住了,笑声一度淹没了宋先生下面更夸张的发言。

“再低头看看有的同学座位地下的口痰,可谓五彩斑斓、品种繁多。像珍珠的、像玛瑙的;像美玉的、像琥珀的……水银倒挂,湖泊千里,一片汪洋啊!”在场的老师们也禁不住笑了,而宋先生的连珠妙语才刚刚开始。

“这还是好的,还有的个别同学喜欢上课嗑瓜子。老师眼睛照顾到得时候装的像好人一样,把瓜子扣在手里都能攥出汗!还学会和老师打游击了。(全场笑声迭起)只要老师一转脸,就机不可失地见缝插针——趁着老师一眼看不到,便机不可失猛磕几口(全场暴笑)……你只知道磕了几枚瓜子,却不知道给别人带来的麻烦,你吐出的瓜子壳——它脸和着地,值日生一连几扫帚,它动都不动……”全场都笑翻了,可宋先生还是一脸肃容,侃侃而谈!每个人成功的人都让别人敬服他的理由,我想,这也许就是他个性的魅力和幽默的品质吧!

 

母校的体育精神

——记邵顶华先生 崔海文先生

每个生命都有青春的律动,每一个球场上都有属于它自己的英雄,母校同样也不例外。

八十年代初,母校还没有一段完整的水泥路,操场生态到杂草丛生,蝶萤翻飞。现在老校址中轴线西手边只有一对饱经沧桑的篮球架,空空地对视着。靠近西头院墙(那时只有一条深沟)操场上零星的坟堆,常年被满齐腰深的荒草掩映着。到了晚上,低年级的同学都害怕的不敢远眺。有时校领导实在看不下去了,就让老师组织高年级同学“突击一下”,但过一段时间荒草又长起来了。

由清一色瓦房叠拼出的学校,“朴素”到没有一个像样的足球,篮球是上千名师生唯一可以消遣的体育运动项目。赶上连续晴天还好,如果碰上连绵不开的阴雨天,全校稀泥遍地,大家都得憋在教室或宿舍里哪儿也去不了。晴多阴少的夏季,体育课都近似娱乐节目,冬天,户外活动几乎成为了师生们可望不可即的奢侈品。因此只要篮球场上能站住人,就会成为学校的风景。

崔海文先生当然是母校体育史上无可争议的常青树,他以绝对的体育权威称霸校园长达数十年。在那片绿荫场上,他淋漓尽致、无比酣畅地挥洒着自己的青春和汗水。二十多年以前,当他英姿勃发、虎气生生地出现在篮球架下时,准是一场别开生面的比赛又开始了。对方领队是时任校长的憨态可掬的邵顶华先生。

如果说崔先生的球技是最有含金量的,那么邵先生球技就是最有看头的。因为球在崔先生的手里像长了眼睛的乖孩子,似乎只要他手腕轻轻一扬,总能准确无误地点燃全场的掌声。而球在邵先生手上则恰恰相反,它似乎一下子就变得鲁莽而不听话起来——只知道把头在篮板上乱碰乱撞,就是不得其门而入。邵先生最拿手的表演就是双手抱球藏于自己肥硕的肢体之下,让拦截他的对手找不到北,然后再用极其犯规的动作“晃”出一球,居然也能博得满堂喝彩。两队的粉丝不同,叫好的声音却是一样热烈。比赛的结果是稀烂的球技碰上了绝顶的高手,双方竟打平了……

在那些终身难忘的欢呼中,在围观人群里,我曾是其中最普通的一员,为失败者惋惜,为胜利者呐喊。最终“输赢不是问题”,我也从邵先生和崔先生的球技中参悟到母校高尚的体育精神,一种娱乐的最高境界:寓娱于乐,从容去搏!!希望它能被发扬光大成为母校体育的优良传统。

 

艺术的建设者和卫道士

——记张福顺先生   宋加馨(新)先生

一个容纳不了诗人的城市,是没有浪漫的。一个未被艺术熏陶的校园,是没有人文气质可言的。我想正因为母校受到张福顺先生的琴声、周启才先生诗篇的熏染才呈现今天这番景象的吧。

“音乐使人快乐”,无疑母校张福顺先生应该是最能领略其中奥秘的人了。记忆中张先生是母校唯一的音乐教师,并不是“唯一”的才艺平平,而是“唯一”的没有人可以替代。每当黄昏时节或夜幕低垂,校园里就会如约响起悠扬柔美的琴声,我知道那是张先生带着微笑放飞心灵的时刻,便驻足倾听,和留校的师生一起感受灵魂在如水的旋律中飞翔的快意。

初中时最难忘的课时是我们每周都有两节音乐课和一堂绘画课,教授我们的任务都由张先生一人承担。在绘画课上,张先生的板书书法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,他可以随手把同样一个字写成若干种字体,这让同学们眼界大开,无不倾倒。作为母校最有艺术气质的老师,虽然已经是四十出头的人了,他脸上被艺术濡染的灵性一望可知,整日里是那么祥和、快乐。初中三年,他不仅教会了我们几乎所有在当时广播和电视剧里流行的歌曲,而且还在很多同学心中种下了一枚音乐的种子,一个绘画的梦。今天有的同学已经在一些艺术领域取得了骄人的成就,我想应该是张先生感到最欣慰的事吧。

有艺术的建设者,就有艺术的卫道士,因为学校人文的气息不是一个人的努力所能形成气候的。我读初二的下学期,由于崔海文先生体育课被加重,由宋加馨(新)先生担任我们的班主任。理工出生的宋先生上任的第一件事是我们都所料不及的:为崔林峰同学在学校策划并举办了一次个人画展。显然这是此前母校所不曾有的,不觉轰动一时。就凭这一点,没有人文意思和艺术情结的老师是无法做到的。今天想来其意义之重大,足可以写进校史。因为母校就是有像张福顺、宋加馨(新)等先生前仆后继、孜孜不倦的努力和追求,才使得她在五十年华诞之际平添了一份独特的人文精神与艺术魅力。

 
  • 下一篇:好父亲不如好老师
  • 上一篇:那年,我教学生谈恋爱
 
[ 学生家长搜索 ]  [ ]  [ 会员传稿

 

 
推荐图文
推荐学生家长
点击排行
友情链接
中国教育部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四川省教育厅 四川省教育科学研究所 四川省教育考试院
新华网教育 人民网教育 成都教育 成都市教育科学研究院 成都市招生考试委员会办公室
分站加盟|诚聘英才|关于我们|
Copyright © 2013 - 2014 www.zgsjed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中国手机教育网 版权所有   蜀ICP备13005994号
手机教育网QQ:2230369677      

川公网安备 5101120200014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