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加入桌面 | 手机版 | 无图版 | [全国] 切换QQ登录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学生家长 » 幸福家长会 » 正文

性教育不能超过3岁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03-13  
 

性教育不能超过3岁
2017/03/10 14:43浏览:2735回复:7

  日前,几张出自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设计、编写的《珍爱生命—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的截图在网上引发热议,有网友认为内容“敏感”、“尺度大”,一些家长、性教育专家也发表了评论、建议和质疑。
3月4日,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回应:“我们希望性知识能和其它科学知识一样,被自然、准确地传递给儿童,让儿童感觉到认识阴、阴囊、阴、子宫等生殖器官,跟认识身体的其它器官一样,懂得这些器官很重要,一定要保护好。事实上,孩子在我们的性健康教育课上能自然、大方地说出生殖器官的科学名称,而且年龄越小越自然。”
其实这并不是第一次中国性教育教材引发议
2011年北京首部突破传统尺度的小学生性教育校本课程试点教材《成长的脚步》投入使用之时,也是争议不断。
当时就有网友认为,图文解释男女性爱过程尺度过大,堪称“黄色”“赤果果”。也有网友认为,国外早就开设中小学性教育课程,对性观念的正确介绍和引导,是杜绝性危害的有效手段。
当时,童话大王郑渊洁,也在凤凰网《名人面对面》中就这个争议聊了他的看法(文字实录为下文)。
郑渊洁,也曾编写过儿童性教育书《你从哪里来,我的朋友》。
郑渊洁—说说中国性教育
从谈性色变到欲语还休,性教育一直像一块烫手的山芋,让中国的家长和老师大伤脑筋。今年9月,北京市首部小学生性教育试点教材,《成长的脚步》问世,其中有关我是从哪里来的部分,图文并茂地介绍了人类繁衍的过程,引发社会激烈争论。
有家长诉之为黄色漫画,亦有网友称赞这是进步开放。对此,早在2001年就用童话方式涉及性问题的郑渊洁,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。

1
只有性教育是不能转弯抹角
一定要是直白
许戈辉:渊洁兄,你一定注意,也关注到了,最近推出来的那本针对小学生的性教育教材,对吧。性教育教材,对吧。叫《成长的脚步》,是北京市推出来的。
郑渊洁:我在那个媒体上看到这个信息了,但是我后来听说是夭折了是吗?不是。
许戈辉:说是有很多家长就是反弹很强烈,说这太直白了,太赤裸了,或者有的说是太黄色了。
郑渊洁:别的教育可以遮遮掩掩,就是包括什么数学、语文,你爱怎么兜圈子怎么兜圈子,我觉得,只有性教育是不能转弯抹角的,一定要是直白的一步到位的。因为你只要留下悬念他就会去探索。而这件事情18岁之前是不可以探索的,人,任何人。
许戈辉:我明白了,所以你的主张依据就是打破神秘感。
郑渊洁:因为你不告诉他,同龄人会告诉他,而同龄人的信息是以讹传讹,不准确的,我们小时候,我回忆了一下,告诉的都是不准确的东西。然后就是18岁在部队住院,一个老兵告诉我这件事情以后,到底人是怎么来的时候,我就是第一次信仰危机那时候。
当时我第一个念头就是,毛主席也是这样生的孩子吗,马克思也是吗,因为我觉得这是坏人才干的事,就是流嘛,当时的一句话。然后后来他说,他们告诉我就是这样的,我想那毛主席怎么还能干这个事呢,他应该把全部的精力放在解放三分之二的劳苦大众上,就是实际上这个痛苦是有过的,所以我就不能让这种事情再重演。
所以我看到这个信息的时候,我是眼前一亮,我觉得终于推出一个真正对孩子有用的教材了。但是没想到。
许戈辉:你是光看了这个题目眼前一亮,还是看了那个内容?
郑渊洁:我看不到内容,我没有这个教材嘛,但是我看到说它就是说,叫比较到位的性教育。我的父母对我的教育,我觉得还算是挺成功的,就是无为而治,基本上就是不管我吧,就是不打不骂。
许戈辉:所以你是自学成才?
郑渊洁:然后但是唯一我对他们有点意见的就是我觉得,就是没有对我进行到位的性教育,但是也可以理解,因为是那个年代嘛。

2
父母的教育有一个空白和禁忌,那就是性。
1955年,郑渊洁出生在石家庄,读小学时遭遇文化大革命,从此告别学校,而就是这个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凭的男人,创造了中国出版史上第一个全部发表个人作品的期刊,《童话大王》。他笔下的皮皮鲁、鲁西西、舒克、贝塔,几乎伴随了一代人的成长。回首往事,郑渊洁说,他之所以有今天,全要归功于父母,他们从小就鼓励自己学习和探索各种知识,但这其中却有一个空白和禁忌,那就是性。
郑渊洁:我记得大概是3岁左右的时候,我就会缠着我父母问一个问题,我从哪来的,我父母基本都会回答。
许戈辉:那时候你爸爸妈妈怎么说?
郑渊洁:说是,我是从那个垃圾箱捡出来的。
许戈辉:没错,我觉得太有意思了。
郑渊洁:你也是从垃圾箱捡出来的?
许戈辉:我不是,我妹妹是。所以我妹妹就一直觉得她特别凄苦,因为在小的时候她就觉得说,为什么我就是垃圾箱里捡来的呢,特别有意思的是,有一次我们做一个什么节目吧,就和好多嘉宾聊天,几乎大家都是从垃圾箱捡来的。人家会觉得中国弃儿怎么会那么多。
郑渊洁:而且那个时候垃圾箱还不像现在,还不分类,就是都混在一起,跟什么电池这样。
许戈辉:那你说就这个答案,父母又是怎么想出来的呀?
郑渊洁:他是这样的,他就是说,总是觉得这个事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。
许戈辉:羞于启齿的。
郑渊洁:就是用一句话说,这是是见不得人的事,不知道这是从我们的这个传统文化这样延伸下来的还是怎么回事,这个国家的这个氛围,就认为反正这个是见不得人的事,因为孩子这种事是越晚知道越好。
实际上当他们跟我说完从垃圾箱捡来的以后,我就是每次过垃圾箱的时候,就都是会看的。就里边,比如说有没有小孩,甚至想到我自己是在那里面的,他们捡我之前,发现我之前,就是说我在那里面是怎么待着。然后觉得这个不是真实的答案以后,自己就会去探索。
许戈辉: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不是真的?什么时候开始探索的?
郑渊洁:18岁。18岁才知道我是真正怎么来的,是18岁当兵的时候。
许戈辉:你那时候也没有能从,比如说我知道有一些人他们是从床底下翻出来一本,可能是爸爸妈妈偷看的禁书什么的,那时候你就是一直到18岁之前,没有什么渠道?
郑渊洁:我就是一个渠道,我觉得。就是我二年级就开始看《三国演义》,《水浒》、《西游记》,我就问我爸,说就是中国有多少这样的书?我很喜欢看,他说四大名著,我说那一大呢?他说那你不能看,我说为什么?
许戈辉:红楼涉及男女之情。
郑渊洁:他说《红楼梦》,对,他就不能看,不能看以后,但是实际上我就会在他们不在的时候,偷偷就把《红楼梦》从我爸那书柜里找出来,然后就在里边找我需要的东西。因为他说这个我不能看,大了才能看,我就更好奇了嘛,然后其实上面也并没有什么到位的东西,后来就瞎猜,瞎猜,猜得有时候就,就会有一些错误的解答吧。就是错误的答案,其中最错误的就是,我一直以为是,就是爸爸妈妈在一块洗澡就可以生我。是生的我,但是其实很接近标准答案了。我觉得。然后这个事情,后来导致我当兵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比较,就是人生挫折吧。就是比较大。

3
对孩子应及早进行性教育,不能超过3岁
解说:国际权威组织的研究结果表明,开展性健康教育,可以达到推迟性行为年龄,减少青少年性病和意外妊娠的目的,在世界主要发达国家性教育不仅起步较早,形成了成熟的模式,而且被公众广泛地接受和理解。但是在中国,性教育仍然是一个饱受争议的话题,无师自通论、封闭保险论,诱发刺激论等观念,在很多人心中根深蒂固。让性教育的进展变得异常艰难。
许戈辉:我看到过你这个提法,那这个提法其实会让很多父母觉得挺惊讶的,这个3岁的孩子他懂什么呢?他哪有哪个接受力呢?
郑渊洁:3岁的孩子正是发萌的时候,他对很多事情是要找到答案的时候,这个时候在他还没对这个性产生兴趣的时候,你就告诉他,他就会认为这个性是和吃饭、喝水一样的事情。
他不能把它单列出来了,如果他把某一个事单列出来,这个事就我们就要想一想了,我们希望他把知识单列出来,他的好奇心全部用在宇宙、知识、生活的常识上面去。
性这个事情他不需要探索,因为孩子的最大的特点就是没完没了的好奇心和求知欲,这个东西是要呵护的,但这个东西,有的事是不能做的。18岁之前性他是不能探索的,你要想让他不探索,最好的办法就是尽早地告诉他。

4
性教育不光包括生理的教育,
还应该包括法制的教育
解说:郑渊洁擅长编故事,他也一直努力尝试用童话的方式,对孩子进行性教育,在他的童话中这样写道,每个女孩都是公主,都有一座微型宫殿,在公主18岁之前,凡是试图接触这座微型宫殿的人都是恶魔,每位男孩都是白马王子,每位王子都有一把魔法钥匙,这把魔法钥匙是用来开启你未来公主的宫殿的。
许戈辉:你说应该直白地告诉他,那具体怎么做?我看到你有一个童话,就说王子和公主的,公主的小城堡、小宫殿和王子的魔法钥匙,其实你还是会选择一种不直白的。很童话式的方法在告诉孩子?
郑渊洁:我那是没办法,如果是我自己的孩子,我绝不采用这种方法,我要直接地告诉他,别人的孩子,因为家长还有顾虑嘛,所以我只好编这么一个东西告诉他。
其实还是转弯抹角,像我自己的孩子,比如郑亚旗今年28岁了,马上就要结婚了,他在3岁的时候,我就有一天印象比较深刻,就是北京是电闪雷鸣,然后他就问我,为什么先看见闪电,后听见打雷。我说这个不重要,我现在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情,他说什么事情?我说你是怎么来的。
许戈辉:你选择了一个很戏剧化,有很多的那个光声电背景。
郑渊洁:但是如果那天不电闪雷鸣也要告诉他,但是碰巧了,然后我就告诉他,就是详细地告诉他是怎么回事,就是爸爸身上有什么东西,你身上也有,然后放到比如妈妈身上的什么地方,然后派过去千军万马,然后最后你是优胜者,你就是王者归来嘛,大概就是这个意思。
然后我记得当时演示是拿了一根香蕉和一个面包圈,就是演示的大概这个,因为也没有让他看实体,就是给他演示的,全部告诉完了以后,他说了一句话,他说现在你可以告诉我,为什么先看见闪电后看见打雷了吧。然后比如他上网也很早,1994年大概就开始上网了,还上小学呢,那个时候我就不担心他上网站去那些所谓的。
许戈辉:你从来不管他?
郑渊洁:就是我不担心,为什么?因为他知道这事,他不好奇,只要不知道的人,像我小时候这样的人,我要一旦上网发现这种地,我肯定削尖脑袋往里边钻,因为我急于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。他知道了,他知道了的事一般他就不去了。
许戈辉:他即便是知道了,但是青春发育期的孩子到那个时候他会有自然的冲动,他就算是再不好奇的话,他不尝试吗?他没有尝试的欲望吗?
郑渊洁:因为都告诉他得很到位,到岁数再大一点,我们就会告诉他,因为作为父母来讲,一定要在孩子,男孩遗精之前,女孩来月经之前,一定要在之前告诉他。
因为这个之前不告诉他的话,他一来了以后,他会惊慌失措,我也有这个经历,比如说我第一次遗精的时候在部队,就报告指导员说我要去看病,他说你怎么了,我就说怎么了,又传为,就是给我起外号,传为笑谈。这样我对我父母还是,也是有,这件事上有意见,为什么不告诉我。
像我的儿子,我就会提前就告诉他会有这么一种现象,这标志着你成为男人了,然后你一定要告诉我们,咱们到最好的饭店去吃饭,庆祝你成为男人。结果他有一天告诉我们了,我们就真的到饭店去吃饭庆祝他就成为男人。这个我觉得就,他就完全知道这都是怎么回事了,这样他就不好奇了,这种事也引诱不了他。
许戈辉:其实我们现在可以看看,按说中国人成年人,性观念已经很开放了,性行为也已经很开放了,对吧。但是显然是性教育滞后了。
郑渊洁:对。所以我看到北京的小学,要弄这个时候,我当时非常兴奋,我觉得眼前一亮,我觉得终于有了一个有用的东西,要教给孩子了。但是,我发现好像是一有家长有质疑,我觉得这个质疑不会是大多数家长,一定是个别家长。
许戈辉:但是反对的声音经常显得比较大?
郑渊洁:一质疑马上就停止了好像,就是说,据说是停止了

 
  • 下一篇:双槐中学太极拳进校园活动
  • 上一篇:成都4岁小孩看动画片 张口闭口“去死吧”
 
[ 学生家长搜索 ]  [ ]  [ 会员传稿

 

 
推荐图文
推荐学生家长
点击排行
友情链接
中国教育部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四川省教育厅 四川省教育科学研究所 四川省教育考试院
新华网教育 人民网教育 成都教育 成都市教育科学研究院 成都市招生考试委员会办公室
分站加盟|诚聘英才|关于我们|
Copyright © 2013 - 2014 www.zgsjed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中国手机教育网 版权所有   蜀ICP备13005994号
手机教育网QQ:2230369677      

川公网安备 51011202000140号